閱讀進度0%
  • 新鮮事
  • 文化
  • 教育

Netflix 測試

2022/01/12 閱讀時間 4 分鐘

    《魷魚遊戲》成為在 Netflix 史上成績最好的劇集。它上線後前 28 天觀看小時數就突破了 16 億 5 千萬,就算把第二名美劇《柏捷頓家族:名門韻事》的觀看時數乘以兩倍,都比不上《魷魚遊戲》。

    「我們沒想過這部影集會獲得如此的成功,一開始只覺得會在韓國火紅。」Netflix 內容經理 Jerry Zhang 曾表示,《魷魚遊戲》有超過 95% 的觀看量來自韓國以外的國家,更讓飾演「001 號」的 77 歲男星吳永秀獲得金球獎電視類最佳男配角,成為第一位獲得此類獎項的韓星。

    儘管《魷魚遊戲》的成功連 Netflix 起初都沒有預料到,在它成為美國第一後,Netflix 還為此找了諮詢公司調查它們在韓國的貢獻,並宣布加碼投資。但從 Netflix 的資料看來,《魷魚遊戲》並非爆炸性的成功,在此之前,它就已經穩健地佔領亞洲、邁向世界。

    韓劇如何走向世界

    Netflix 是在去年 11 月才正式透過「Netflix TOP10」公布全世界的排行榜單。在此之前,各個地區的使用者只能在自己的 Netflix 看到所處地區的觀看排行。我們透過影音串流資料蒐集網站 FlixPatrol 來看看在《魷魚遊戲》之前,韓劇是如何走向世界。

    為什麼是韓國?

    Netflix 的國際拓展之路始於 2010 年,先是加拿大、拉丁美洲,2012 至 2015 年,則走進歐洲和亞太地區。

    「在這段期間,相繼在東京、新加坡、阿姆斯特丹和聖保羅開設了四個地區分部。接著在 2016,我們大膽躍向國際,一天之內在 130 個國家上線。我們的拓展非常成功,短短三年內,非美國訂閱用戶就從 4000 萬人竄升至 8800 萬人。」一書寫道。

    韓國並不是 Netflix 第一個設立分部的地方,為什麼最後本土化的成功案例卻出現在韓國?

    公視總經理徐秋華提到自己曾經也很瘋日劇。「但後來,我們日劇迷都開始看韓劇,漸漸地,怎麼韓國的歐巴都比日本偶像帥了?」她開玩笑道。徐秋華指出,全球金融危機之後,韓國便專注發展影視內容產業;而相對保守的日本,是以國內日劇市場為主。

    經營「看鉛筆寫日劇」的劇評卡爬也同樣提到日本的「保守」,「以日本人的性格,不太可能衝第一。」

    日本過度著重國內市場 2022 表現值得期待

    卡爬提到,日本國內的市場就已經足以支撐娛樂文化,早期雖然有一股由木村拓哉、《東京愛情故事》帶起的「哈日風」,但比較聚焦於演員或是團體本身,不是在影視工業上,「但在 2005 年左右韓流入侵亞洲時,日本才比較有意識到國內市場被瓜分,開始做海外授權。」

    但儘管日本電視臺在 2007 年左右就有 OTT 平臺的模式,但比較像是「書架」,就把電視臺曾經製作過的劇放上去,讓觀眾隨選收看,「沒有做原創的想法,也沒有做原創的能力。真的是要到國際型的平臺進來競爭以後,才比較知道可以怎麼做。」

    卡爬想到第一次看《AV 帝王》時,「一看就覺得,日本電視臺就是不會拍這種東西!」他解釋,裸露的戲劇過去日本深夜劇也會拍,但深夜劇時段相對冷門,並非電視台會重點投資的時段,大多只是利用裸露來刺激感官、吸引觀眾注意,但《AV 帝王》就是一個完整的商業化作品。

    但從資本到題材,Netflix 在日本推出的原創《華麗追隨》、《AV 帝王》、《今際之國的闖關者》,都一再顛覆了過去已經被詬病「老梗」的日劇形象。

    卡爬提到,日本國內的市場就已經足以支撐娛樂文化,早期雖然有一股由木村拓哉、《東京愛情故事》帶起的「哈日風」,但比較聚焦於演員或是團體本身,不是在影視工業上,「但在 2005 年左右韓流入侵亞洲時,日本才比較有意識到國內市場被瓜分,開始做海外授權。」

    但儘管日本電視臺在 2007 年左右就有 OTT 平臺的模式,但比較像是「書架」,就把電視臺曾經製作過的劇放上去,讓觀眾隨選收看,「沒有做原創的想法,也沒有做原創的能力。真的是要到國際型的平臺進來競爭以後,才比較知道可以怎麼做。」

    卡爬想到第一次看《AV 帝王》時,「一看就覺得,日本電視臺就是不會拍這種東西!」他解釋,裸露的戲劇過去日本深夜劇也會拍,但深夜劇時段相對冷門,並非電視台會重點投資的時段,大多只是利用裸露來刺激感官、吸引觀眾注意,但《AV 帝王》就是一個完整的商業化作品。

    但從資本到題材,Netflix 在日本推出的原創《華麗追隨》、《AV 帝王》、《今際之國的闖關者》,都一再顛覆了過去已經被詬病「老梗」的日劇形象。

    贊助 READr 一起媒體實驗改革